簽到 | | 注冊

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頒獎典禮順德舉行——于堅榮膺“年度杰出作家”

發表時間:2017-04-24 16:00:00

       南都訊 記者黃茜 朱蓉婷 實習生凌芷瑩

       422日,第15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頒獎典禮在順德北滘文化中心盛大開啟?;鏤難Т醬蠼庇贍戲蕉際斜ê湍隙賈蕓⑵鷸靼?,順德區委宣傳部(區文化體育局)、順德區北滘鎮人民政府聯合舉辦。

著名詩人、作家于堅憑借《閃存》、《朝蘇記》、《并非所有的沙都被風吹散——西行四章》等詩文作品折桂2016“年度杰出作家”。張悅然、陳先發、李敬澤、江弱水、雙雪濤分別榮膺“年度小說家”、“年度詩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學評論家”及“年度最具潛力新人”。

2015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增設“年度網絡作家”,一直密切關注網絡文學寫作生態,發掘新生代網絡文學實力寫手,參與并推動新媒體時代文體最自由、受眾面最廣的網絡文學的發展。今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網絡作家”依然采取讀者投票+終審的形式,遴選出言情類、歷史類、都市類、玄幻類、軍事類、穿越類六個類別2016年最優秀的網絡文學原創作品,十一圣、夏龍河、我是憤怒、凝隴、瘋丟子、荔簫等六名作者共同摘得“年度網絡作家”的桂冠。


詩人再獲“年度杰出作家”

于堅:“文明”就是以文照亮

      詩人于堅榮膺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杰出作家”。2016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將“年度杰出作家”的榮譽授予詩人歐陽江河,今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再次將“年度杰出作家”的桂冠授予了一位詩人。

評審委員會在授獎詞里表示,于堅出版于2016年的《閃存》、《朝蘇記》等作品“以文會心,為文招魂,寫詩、作文、立論,皆自由揮灑,辭直義暢。他居邊地數十年,獨持己見,一意孤行,如今個人細語終成高論宏裁?!?

致答謝辭時,于堅談到在洛陽博物館看到難得一見的“何尊”,上面飄然有一個“文”字??鬃釉擔骸壩粲艉蹺腦?!”而何尊上的“文”字,中間有一顆心。于堅說:“寫作這件事表面看起來也是在追求破舊立新,而其實在根本上,它是守舊的,這個舊是有無相生之舊,它變易陰陽,但不是一種可以掌握的技術,它是一種‘郁郁乎’的魅力。魅力就是有心,魅力的覺醒使人脫離黑暗,找到語言?!?

“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在被物質力量裹挾的時代,于堅相信“文明就是以文照亮”。寫作的意義在于孔子2500年前的那句話:興觀群怨,邇遠,多識。

至于作家和詩人的身份區別,此前于堅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在世俗層面上,寫小說掙錢會多些,寫詩的人完全是清教徒,須有犧牲精神?!霸詬舊?,一切寫作都是出家,寫作行為本質上是一種對世俗生活的超越,只是作家不會走進教堂罷了?!?

80后作家展露成熟風度

張悅然獲“年度小說家”、雙雪濤封“年度最具潛力新人”

      今年,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的“年度小說家”、“年度最具潛力新人”均由80后作者摘得。隨著年歲漸長,80一代作者的作品正在逐漸獲得莊嚴的歷史感和人性深度。

12年前,初出茅廬、還在新加坡念計算機專業的張悅然憑借《十愛》斬獲第三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最具潛力新人”,對她來說,那是來自文學界的第一聲召喚。12年后,張悅然以砥礪十年的成熟之作《繭》,再次登臨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的領獎臺,捧回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小說家”的桂冠。

      在致答謝辭時,張悅然說自己非常喜歡“小說家”這個詞,簡單、樸素、職業。與“作家”的稱呼相比,更多了一點“匠人精神”?!岸鐾返氖焙?,在寫作的道路上剛出發,就很幸運地獲得了一些名聲。作家這個身份,如同一件忽然派發下來的制服,并不能算合身?!鋇皇視酃獾葡碌納?,寧愿“關起門來,在一盞昏暗的燈光下敲敲打打,修修補補,通過冗繁、枯燥的勞動,鑄就一件精巧的藝術品?!?

在長篇小說《繭》當中,張悅然首次脫離自我去打量陌生和廣奧的歷史和世界。這部小說不僅返回到60、90年代的歷史現場,并且溝通了她和祖父、父親三代人的情感。張悅然說:“很多現實中永遠無法進行的交談,在小說的時空里得以完成?!?

去年,80后小說家雙雪濤就曾以發表在《收獲》雜志上的中篇小說《平原上的摩西》獲得第14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最具潛力新人”提名。今年,雙雪濤成功斬獲了“最具潛力新人”。他在致答謝辭時表示:“我們這代人,受過一些教育,在西方小說和先鋒小說的光輝底下長大,寫作中大都注意方法,從個人出發,形成一些私人的感覺,推己及人,以求獲得廣泛的認同。時光如水,我們也都三十幾歲了,關于世界,知之甚少,而那些原本篤定的東西,在這紛繁的世界里頭,也在經歷考驗和審視?!?/span>


陳先發、李敬澤、江弱水分獲三項大獎

“年度詩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學評論家”三項大獎分別由在文學江湖縱橫幾十年的文壇名家摘得。

      出生于安徽桐城的詩人陳先發憑借詩集《裂隙與巨眼》獲得“年度詩人”。陳先發在致答謝辭時表示,當代社會顯現出物質和信息過度積累后的匱乏。他說:“對詩歌而言,這種匱乏既是某種枯竭,也是一種源泉?!?

      今年適逢新詩百年,陳先發指出,經歷百年的曲折,“新詩生態終于成為一個審美維度日趨多元、內在層次更為豐富的獨立存在,既獨立于古漢詩傳統的典范語言經典,也日漸獨立于我們曾置身其陰影中的西方現代派語言經驗。成就是引人驚贊的,雖然尚未產生足以匹配這個復雜時代的偉大詩人和典范作品?!?

      李敬澤曾于2005年斬獲“年度文學評論家”,今年又再度憑借《十月》雜志上連載的專欄《會飲記》奪得“年度散文家”殊榮。他說,再度獲得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是一件美妙的事?!笆導噬?,我一直是一個散文作者,但是,多年來,我一直不敢宣稱自己是一個散文家。好吧,現在你們給了我勇氣,從今天起,壯起膽子做一個新銳散文家?!?/span>

      著名詩人舒婷和作家、編劇朱秀海為李敬澤頒獎。李敬澤在致答謝辭時說:“朱秀海是我的兄長,舒婷老師是我的‘外婆’,怎么叫起來的我也忘了,反正叫了這么多年她答應得很痛快,但是從來沒發過壓歲錢。今天發了,謝謝她?!?

今年的“年度文學評論家”授予了江弱水。江弱水在致辭時表示,新媒體時代,微信點擊率能輕易碾壓專家意見,但江弱水表示自己堅守評論的職責:“不存在社交負擔,不存心討好社會。所以,評什么或不評什么,說好話還是說壞話,一任個人的內心認證?!?

網絡文學體現強烈現實意義

十一圣、夏龍河等六位網絡作家成功加冕

      今年,十一圣憑借《單身時代》獲得“年度網絡作家”(言情類),瘋丟子憑借《戰起,1938》獲得“年度網絡作家”(軍事類),我是憤怒憑借《全能高手》獲得“年度網絡作家”(都市類),夏龍河憑借《南明錦衣衛》獲得“年度網絡作家”(歷史類),凝隴憑借《花重錦官城》獲得“年度網絡作家”(玄幻類),荔簫憑借《盛世妝娘》獲得“年度網絡作家”(穿越類)。

山東籍作者夏龍河對獲得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網絡作家”感到意外。他表示自己是默默的寫作者,能夠和這么多杰出的作家登上同一領獎臺備感榮幸。

      十一圣稱自己在街道辦事處工作,與社會打交道很多,對城市的家庭生活、婚姻相對介入不少。談到獲獎作品《單身時代》,十一圣說:“情感是幸福感的核心因素。大都市離婚率居高不下,新一代對結婚的熱情在下降,這種矛盾和焦點,從社會學來說有很強烈的現實意義?!?

本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作為本屆大獎的文化合作單位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了大力支持。

頒獎典禮之后,423日,于堅和謝有順將圍繞 “百年新詩的榮光”對談,張悅然和雙雪濤將共話“童年與文學”,江弱水則會帶來一場名為“我們為什么要讀詩和小說”的講座。來自全國各地的作家、詩人、評論家匯聚一堂,暢談寫作、人生,使四月的順德成為文學之城。